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北京现在治疗白癜风要多少钱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24 13:45:04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北京现在治疗白癜风要多少钱,北京白癜风治疗好医院,梅县白癜风医院,临沂白癜风能根治吗,湖北能治白癜风的设备,江西治白癜风的论坛,福建治疗白癜风的医院

不管是看病做检查还是每年单位组织体检,不少女性有过这样的体验:在检查室里,端坐着一位男医生,而接下来,就是要进入到略微有些尴尬的环节了——不管是做B超、妇科检查还是直肠检查,总免不了宽衣解带,让一个陌生异性触碰身体,你心里会不会有那么一点点别扭?

上周五,25岁的许姑娘(化名)在钱江晚报官微后台留言,向钱江晚报记者吐槽她的心脏彩超检查经历,“我不能忍气吞声让以后的女患者再遭受这样的待遇!”许姑娘言辞激烈。到底是什么事情让她这样愤怒?

许姑娘:这是侵犯身体

上周五,许姑娘因为近日心脏感觉不舒服,就来到杭州一家三甲医院就诊。医生问了病症之后,开检查单让许姑娘去做心脏彩超。听到叫号,许姑娘走进了检查室,“医院安排给我做检查的是男医生,检查过程是病人把内衣解开,医生手拿仪器在病人胸部上来回检查。我是一个25岁未婚的姑娘,医院没有事先告知检查的敏感性,当时隔间里除了我只有这位男医生,我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堂而皇之的侵犯身体,非常愤怒。”

检查之后,许姑娘找到了负责医患沟通的办公室,不过在工作人员看来,这是正常现象,“他们用‘妇科’也有男医生这样的理由驳斥我。”许姑娘显然对这样的解释很不满意,在她看来,“居然给我这样25岁未婚的姑娘安排男医生且没有事先提醒和任何人陪伴”无论如何都是一件院方没有做对的事情。

最后,许姑娘求助了钱江晚报,“这件事太恶心了,我不能忍气吞声让以后的女患者再遭受这样的待遇!”许姑娘说,自己并不是要赔偿,但希望医院能做到“事先告知”。

医院:这就是平常的检查

钱江晚报记者联系上了这家三甲医院,在相关工作人员看来,许姑娘的所谓“投诉”有些过了头,“这真的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啊。”工作人员说,这是这个科室第一次接到这样的投诉。

心脏彩超的检查和腹部彩超很类似,有区别的地方就是探头的不同以及探头放置的部位不一样,“因为要移动探头,所以手确实是会碰到胸部的。”工作人员说,在他们看来,这和“侵犯身体”远远挂不上钩,“一个检查室里分成两个隔间,都是相同的,对病人来说也不会不安全。”

随机采访40位女病人:13位有点介意男医生

钱江晚报记者在医院的心超室和妇科诊室门口,分别采访了40位女病人,需要她们回答的问题很简单,就是刚刚由男医生进行检查,她们感到介意、完全不介意还是有一点介意但关系不大。

一共40位病人,回答“介意”的有5个,“完全不介意”的27个,“有一点介意但关系不大”的8个。

回答“介意”的5个病人,都是妇科病人,其中一位35岁的徐女士和钱江晚报记者说起了她上一周在医院看病时的情景,“当时挂的是普通号,所以也不知道是男医生还是女医生给我看病,进去以后发现是男医生,在检查前我说能不能换一个医生,他说可以,但要重新拿号排队,我就重新再排队了。”

虽然这次采访小调查,类似许姑娘这样担心的病人还是少数,但在其他地区,类似的病人们可不仅仅是吐槽了事,几年前,海宁某医院为某企业职工进行体检时,因男医生进行乳腺B超检查时触及女患者乳房,该患者将医生告上法庭,称遭受性骚扰。

在河南,“男性医务人员为女性患者进行诊查时,须有护士或家属陪伴”被写入了《河南省医疗系统“以病人为中心”优质服务60条》,因此在网络上成为热议话题。

男医生吐槽:看到、碰到的都是组织啊

在向几位男医生进行采访的时候,他们也开始向钱江晚报记者吐起了槽。

“有些女患者一听要脱裤子检查,一脸的尴尬和不情愿,我就得花时间跟他们沟通解释。”浙江省人民医院泌尿外科的一位医生无奈地告诉钱报记者,“一点办法都没有。”

这位无奈的医生接诊过一位40多岁的漏尿女患者,遇见男医生问诊已经很不好意思,后来听说要脱裤子检查,死活不愿意。最后好说歹说,她才同意请一位年轻女医生操作,而男医生在边上看着,以保证诊疗质量。

最容易遭受这些尴尬的,就要数妇产科医生了,他们是怎么面对这些尴尬的?

“在我轮转到妇科做医生的时候,检查前我都会对病人进行询问,看病人愿不愿意由男医生进行检查。”浙大妇院产科责任医生徐冬说,这一步的筛查,就能筛选出许姑娘这样非常介意的病人。“不管是心超的检查,还是妇产科的检查,我们看到的、碰到的都是组织而已啊。”徐冬说。

市卫计委:须有第三方在场

杭州市卫计委工作人员表示,针对涉及私密部位的检查,国家卫计委原本就有明确的诊疗规范,要求有第三方在场,医院一般都在按要求操作。不过,所有科室的男医生为女患者做检查时,都要求有第三方在场,目前还不太现实。

浙大妇院男医生进行妇科检查每天都会遇上,比较注重第三方在场的操作,“要不就是另一位医生,要不就是护士,实习的医生护士也有,或者是病人家属。”浙大妇院徐冬说,在医院,这样的尴尬话题并不是一件新鲜事,而他们在操作过程中已经在极力规避了,但要完全做到,似乎并不现实。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济宁能治白癜风的药物